钟她没有柚子

微博:钟她没有柚子1823
什么都写点,博肖,战博,思燃,假响
最近沉迷李洙赫和权志龙。
所有和ggdd有过牵扯的,对哥哥弟弟不好的全都雷。

【似水流年|22:00】我爱你和我知道

上一棒@一只红豆鱼 


下一棒木有


主办方@Solitude联文组 


日常梗


导语:原来我爱你后面可以跟的是我知道。


---------------


明天补上,干不完了。

占个位置。

放心肯定会补上的。








【第三视角|15:00】这是一封不大体面的离别信

上一棒木有


下一棒@百无轩【毕业论文9.15回】 


he和oe可以自行理解


博君一肖


重度ooc


战战:

见字如晤。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一博已经在去一个没人打扰的地方的路上,具体去了哪里我不会透露。毕竟这也是他的意思。他本不想让我告知你所有事件的原委,可作为你两个人共同的朋友,我确实是不忍心让你再被眼前的仇恨继续误导下去。


一博出生在河南洛阳,在18岁内年就遇到了你。你总说你自己是老牛吃嫩草,因为他刚成年的时候,你已经大学毕业了。


或许的确是吧,可是一博在感情处理这一方面比你要成熟的多,你算是他的初恋吧?

在我看来是的,青春期的年少懵懂如果不算的话。


他离开你也是我能想到的。毕竟又有谁能受得了你这样的忽冷忽热呢?


你倒是玩弄感情的一把好手,你也不愧当初选修的心理学。

虽然没走了心理学这路,却也是把学的知识统统用在了一博身上。


你在干什么啊?


王一博爱你,你也爱他,这是我们所有见过你俩的人都能感觉到的,你说你不会处理人际关系,却身边朋友无数,虽交心的少,但总归是能出来聚一聚的。


他十八岁就跟了你,因为你的一句话放弃了他的事业他的爱好。


仅仅是因为一句“你要是玩这些摔倒了我就不要你了。”


你还认识现在的王一博吗?又或者说你还认识你现在的自己吗?

肖战,你总说你不爱了。在我们这些旁观的人眼里明明是太爱了。

你把他控制住,让他的身体和精神全都属于你,服从于你,不能逃离。

可你要清楚,他是你的爱人,不是你的病人。

你不能把你在对病人用的那一套用在一博身上。


他患得患失,因为他没经历过这些,你比他多出来足足六年的社会经验,而他没有,他和你在一起后直接被断了与外界的联系。


他没有朋友,他只能在你和朋友聚餐的时候趴在沙发上等你回来。


你有没有想过他也会孤独?

你给他养了一只猫,却在他不听话的时候拿猫威胁他。你是在拿猫圈住他。


是因为那件事吗?

你的弟弟因为和一博出去骑摩托车,遭遇意外事故到现在还没醒?

可一博呢?

你在医院里守着你弟弟的时候他在抢救室里被人下了多少张病危?

没人签字,没人守着他,他只能靠对你的那点念想撑下来。


可撑下来之后呢,换来的是你无穷无尽的pua。

他多少次和我说撑不住了,他是个极其有主见的人,他说他能感觉到你的控制,可他摆脱不了,也不想摆脱,最起码在控制他的时候,他能切身感受到,你是爱他的。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也不知道要怎么劝你。我本想调笑他两句,但是扭头看到那人有些红的眼睛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别人眼中的模范情侣怎么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这都是你一手构成的,肖战。


你问我他为什么不爱你,你问我他为社么要这样做。


你把肖氢的事故算在了他头上你让他怎么挣扎。

偏见就是一座大山,他能把一个人压垮。


肖战,别后悔了,作为一早就知道一博在计划逃离的时候我给过你无数次暗示,别怪别人,只能怪你的自负害了你。


我舍不得看他再在你这里沉沦下去了。

他能从你的控制中脱离出来已经是非常不容易的。我不可能告诉你,却也不想让你们继续这样下去。所以我选择了以写信的方式告知你一切真相。


一博走之前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我想这是对你说的。


“活着真好,对吧。”


肖战,放下你过去的偏见,好好看看他吧。


陈升。



肖战看完这封信已经是深夜。

他知道自己的心理问题已经严重到了一定地步。他固执,却也敏感。

他从没有把肖氢受伤的事怪在王一博头上,但也的的确确用这件事拴住了王一博。


王一博心不在自己这里。

肖战忍受不了,却也只能忍受。所以他采取了极端的方式。

王一博的心向往着自由。

可肖战连自己的自由都给不了,怎么给王一博自由?

自己的工作自己的人生都是父母给安排,肖战唯一做过的决定就是和王一博在一起。

他从没告诉过他,那天王一博认为的夜不归宿花天酒地,是他在医院度过的一晚上。

他和父母因为感情的事情而关系崩裂,却也无法逃离父母的掌握。


我要控制住他。

这是肖战的唯一念头。

王一博是他拥有过自由的证明。

所以他不能放弃。

可他却忽略的王一博的想法。

他不被约束着,从小自由散漫,却因为自己的一己私欲被绑在了家里。


往前走吧,一博。

战哥不配你。




五年后

肖战终于做了自己的选择,父母精力有限不能将自己绑的那么足,他飞了杭州,在杭州开了属于自己的工作室。


他知道王一博去哪了,他也知道王一博一直在计划着离开,可能从知道的那一刻起肖战就放下了,他既然想离开,我便不打扰他。装作不知道。


他能给王一博想要的自由了。


他去盯装修的路上却被一个滑滑板的小孩撞到了。

“先生!您没事吧!”


肖战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愣住了。

缓了许久才慢慢的说了一句。


“不要紧”







肝不动了,woc,把下午的写完了,晚上的就下午再说了

这是鸽了很久的长评

因为特殊原因放假没办法拿到《殿下嫁到》这本书,就在期末里挤时间把这本书全部看完了。

以下是本书作者强行让我写的长评,文笔不好,也请此书作者多多见谅(hetui!)

以下是写这本书的大怨种@西瓜选我我超甜(二贩中) 

以下是我要写长评的书的原内容

殿下嫁到 


我没怎么买过实体书。除了自己办的合志之外真正意义购买的这是第一本。

很荣幸,购买的第一本就得到了亲签(对不起@陌殇(看置顶) 虽然你羡慕我bushi,但我还是要说,我有亲签!)


首先说说整体吧,本子封面是我最爱的黑金搭配嘿嘿嘿。整本质量非常好,详情请点这里看返图点这里 


然后就到了我最最最最最喜欢的说剧情环节。

这部作品,给了我很多很多的第一次。第一次看宫斗权谋,第一次接受生子,第一次看这么长的书,第一次看野外滴滴(咳咳)


最初不喜欢看宫斗权谋是因为会觉得看的很累,而且仅的被人说心眼子多,要是再看些这种文,怕是心眼子更多了(bushi)

确实是脑子不够用。


故事剧情很紧凑,在这里不剧透,有一搭没一搭的提起前世的事情真的会让我很心痛💔。明明前一秒还在甜,后一秒前世让我想刀了哥哥。

最后的剧情反转和不止一个人重生这个剧情我真的很惊喜,很少看见过这种题材。

重生以后,两边均是经历过一世的人。那便更是考验排兵布阵的时候。

最后以一博的一个梦让一博也能知晓前世的故事算是圆了整个故事线。给整个线索链扣上了最后一环。

故事到了神仙老头头那里添加了很多戏剧感,也给后续做了很多铺垫。


从整体上看,一环扣一环,文笔也抗打。


最后给我们西瓜@西瓜选我我超甜(二贩中) 打call



道远日暮 上(前尘篇)

博君一肖


预计三五章完结。高三了更的非常慢非常慢。


灵感来源:韩剧《夜行书生》


架空背景。


summary:做了数百年的王上王,他从没有见过阳光。

导语:抬头看,天上就是光

(以上均为文案,出处来源不知,如有侵权,联系我立即删除。文章有不少与《夜行书生》原剧剧情。)

-----------------正文---------------------

王一博又看见他了,这次不是幻觉。

模样,神情,步伐,和那个人一模一样。

王一博想见他,很迫切的想见他。不过这对于王一博很简单,绑回来就行了。

肖战没见过真的吸血鬼。只听说无论是长相还是行为,都是极为凶残丑陋的。

可面前这个人,好想和自己听说的,大相径庭。

他只想讲故事?

“两百多年前,我爱过一个人。”

肖战抬起头来,尽力的活动了一下自己被绑着的手。

“他背叛了我。”

“然后呢?”

“我杀了他。”


揽清六年

杨氏同当时势头正盛的鬼族签署契约,杨氏依靠鬼族的力量继承皇位,由鬼族辅佐其上位,永垂不朽。代价是杨氏必须永生永世听从鬼族首领的命令。


王一博同杨氏第一代皇帝杨秀签订契约,签订的是一辈子的契约。


“我与他签订这份契约后,在我在这世界活了129年后,开始了王上王的日子。”

王一博回头看着肖战,他身上的香气很是诱人,细长的脖颈让他忍不住想留下自己的印记。

“后来呢?这和那个人有什么关系?”

“后来啊,这种日子,我因为他过腻了.”


那是王一博辅佐的第三任新皇登基的时期

清政三年

那年实在是不怎么顺,天灾不断,是一天的深夜,久违的出了月亮,王一博一开门便看到了那人昏倒在自己门前。

什么人也敢碰瓷碰到本王身边了?

这种鬼,一看就是修为低到不能再低的底层鬼怪。连自己的半成功力都是受不住的,更别说用自己的法力来给他疗伤了,怕是伤还没好,人就没了。


王一博惆怅的捂住了脸,原来太厉害也不是什么好事。


让下人去买了止血药和绷带,给他包扎好之后没过多久那鬼便醒了过来。

肖战有些迷茫,自己这是到了哪里,只记得被那些人扔在了一家的门口。

“醒了?醒了就滚过来”

王一博在肖战睡时看了他好几眼,这小鬼生的实在是好看,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看过这么好看的鬼了。


“你是谁?长得好漂亮啊?”

王一博生平第一次被人说漂亮,却并不觉得讨厌,反倒是比那些恭维话要好上许多。

“我是男人,怎么能说漂亮?”

王一博凑近了看他。

“我可以留在你身边吗?你救了我,我理当报恩的”

向来喜欢清静的王一博拒绝的话已经到了嘴边却突然拐了弯

“好啊,那你就留在我身边吧。”

—————

“你救了的这人,和我同名?”

“不止。”

王一博一如二百多年前,突然凑近了看着他

“你与他的长相,神情,都是一模一样”

-----------

从那之后,肖战成为了王一博身边最信任的人。

转眼已经是将近百年,王一博辅佐的第六代皇帝—杨承霜


“一会儿,陪我去看登基大典。”王一博低头看着那个认真捣鼓自己腰带的肖战。

“好,需要准备什么吗?”

“不必,就是去喝些酒听听曲罢了,走个过场。”

肖战抬头,正好与王一博对视,王一博带了些调戏性的凑近了些。

肖战猛然低下了头,耳垂已经染上了红晕。

“王上莫要这样,还是要,有些分寸。”

“本王为你疗伤时哪里我没见过?”

王一博强迫肖战看着自己,那眼中誓死不从的神态让王一博心里闷闷的痛了起来。

一把将肖战推开,向里室走去

“去收拾一下吧,半个时辰后门口等我”

那是肖战第一次遇到他,王一博甚至觉得,那次带肖战去,是他犯过最大的错误。

可是总归是要遇见的。


大宴上,从没见过如此热闹的场景的肖战也算是开了眼界,王一博一个不留神就看不到他的影子了。

算了,只要不出大殿,就是安全的。


肖战也发现自己迷路了,大殿太大了,自己连王上府的路都认不清楚,更别说这装饰都差不多的大殿了。

“你在这里做什么?”

肖战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是今日刚见过的皇帝。

“我找不到回去的路了,叨扰了皇上,请皇上赎罪”

杨承霜眯了眯眼,凑近瞧了瞧,突然笑了。

“你不记得我了?”

肖战仔细回想着杨承霜的样貌。

“想起来了!你在我家王上的府中出现过!你是我跟随王上以来第一个进入府中的皇帝。”

杨承霜笑的像个狐狸一样。

“殿内七拐八拐的地方多得很,拉紧我的手,我带你回去。”杨承霜朝肖战伸出了手。

肖战觉得面前这个人和之前自己见过的皇帝很不一样,没有架子,很温柔。

内心好像有一处柔软被狠狠的戳到了。

鬼使神差的拉住了那人的手。

肖战觉得自己活了二百年今天可能要栽在这人手上了。

“到了,我要是想见你,可以去哪里找你?”

“王府!你在门口,我就能看到你!”

杨承霜摸了摸他的头,笑着离开了。

肖战用手轻轻触碰了一下刚才被他摸过的地方,愣神中听到了王一博的呼唤。

“来了!”


宴会直到结束,肖战都再没见过那个笑起来像只狐狸的皇帝。

回府的路上

“王上和新皇帝很熟吗”

“为什么问这个?不算熟,只是,他算是杨氏这群废物中,唯一有些才能的人。所以便多关照了些。”

“没有,就是觉得,之前在王府见过他。您从来不往王府领人的”

王一博揉了一把肖战的头发,肖战却一下子避开了。

悬在空中的手是抬也不是,落也不是。

握了一下拳,无奈的落了一下。

肖战有些不知所措,这样做,是不是有些太伤人了

“你从前从不拒绝我的。而且你对新皇帝似乎很感兴趣?”

“没,没有,经常摸头,会长不高的。”

“新皇帝算是这几代中有勇有谋的了,破例,传他些东西。”

王一博一边往前走,一边说到。

肖战面上点了点头,一副不关心的样子,心里乐开了花,自己看上的人连王上都是认可的。


肖战再一次见杨承霜是五天后。他在门口收拾衣服,就看到那人冲着自己招手,是白天,王一博在睡觉,他悄悄的放杨承霜进来。


从那之后,两个人见面次数越来越频繁,而肖战自以为没人发现的行动早被王一博看在了眼里。


“阿战,我喜欢你。”

杨承霜突如其来的告白让肖战惊喜不已,几乎是没有考虑的就答应了。本以为二人的前途一片光明,却被第二天的骚动给打破了平静。


是夜,杨承霜撕毁协议,下令除掉王一博。

众人纷纷表示赞同,很快,就杀进了王上府。

“皇上打得一手好算盘啊。什么时候,连人类都能踩在本王头上了?”

王一博脸上还带着血,刚弄死了一个不自量力的将军,那血的味道,跟肖战差远了。

“王一博,杨氏与你之间的恩怨,终归要在我这里做个了断!”

“你们杨家,怕是不想活了。”

王一博突然有些后悔,这是自己第一次看错了人,竟然还想把自己的功力传给他,笑话。


很快,就会有第二次了。


肖战赶来时,看到的就是自己的王上和自己男朋友之间的世纪大战。

他站在墙后,他不知道自己该帮谁,而以自己的能力,也不足以和他们二人抗衡。


杨承霜吐出口血来,再也站不起来。

“我说过,你们杨氏没了我,就是一群废物!”

王一博一边说一边慢慢的向杨承霜走过去。

“我本以为你会是能振兴杨家的那个人,我还诚心诚意的想要帮你,你就是这样报答我的?”


“你这种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就是死一百次,都不足惜!”

王一博蹲下身,抹了一把他身上的血,放到嘴里又吐了出来。

“连血都是脏的。给你个痛快吧。”

王一博刚准备下手,却在脖颈处感到了疼痛。

随即便是不受控的爆发,转过身直接将自己脖子上的匕首插进了肖战的胸膛。


王一博手在插进肖战胸膛的那一刹那开始颤抖,一把搂住向后倒下的肖战。

“你为了他,要杀了我是吗?”


肖战看着眼前这个人,用最后的力气抚上了他的脸。


“放过他,就当是,一命抵一命了。”

王一博愣住了。

“我倒是真的没想到,你会这么爱他。”

王一博站起身,看着从破碎的墙壁透出来的一道阳光。

“我从来不是仁慈的人。”

拽起杨承霜的衣领“你不该利用他的,我本以为,你是真的爱他。我原想留你一命的。”

手起刀落,手上的人已经毙命。


“既然你真的爱他,就让你们死在一起吧。”


----------------------


“故事讲完了”

肖战听得入了迷,同时也感到一阵恶寒,面前这个人,冷血无情。


“我喜欢的人,他背叛了我,我杀了他。”







未完待续




















上网课把私信发在了公屏上怎么办 2

新手写文多多关照。🙈

论坛体🐰

战山为王🌱

前文回顾点这里 


38l

好像楼主是第一个被肖天仙叫进办公室的吧…


39l

楼上我也注意到了。


40l

好奇楼主长什么样子,要是可以的话我就磕起来了。


41l 

我也在好奇


42l

回来怎么着也要要上一张照片。


43l

那个“探讨”让我着实想歪了。


44l

作为一个资深腐女,说吧,谁在上!我站楼主


45l

笑死!肖天仙可是1中天菜!


46l 那个大怨种

什么1什么天菜什么谁在上?


47l

楼主回来了?


48l

是你不行还是肖天仙不行


49l

不会吧,这根本和爱情不沾边啊?


50l

楼上的几个脑补过度了吧?


51l 那个大怨种

我还在他办公室…只不过他被别的老师叫走了。


52l

谁!男的女的!多少岁!长的好看不!


53l

楼上查户口呢?


54l那个大冤种

法学系教授,那个女秃头。


55l

那我就放心了


56l

B大小透明默默发问,为什么叫女秃头。


57l

传说当年在A大蹭学校网,熬夜追星看小说看秃头了。。。说的就是她。


58l

救命竟然是他!?


59l

嗯哼


60l 那个大怨种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他过来了


61l

所以他刚才和你说什么了啊!?


62l

别问了,他被架进里屋了。


63l

楼上何人!


64l

女秃头…


65l

……


66l

对不起


67l

教授我们不是故意的。


68l

没事,我就是想说,你们传说的是真的。


69l

我们知道


70l

所以教授您能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吗!


71l 法学系天才不秃头教授

前面的我也不清楚,就知道刚才我和肖教授商量评选优秀教师的事情。肖教授一直在敷衍我……

“嗯”

“好”

“这个事您定就好”

“我被评了挺多次了”

“我还有事”

“您先进来坐会”

然后我就被请进去了。


72l

笑死我了,敷衍大赏


73l

语言的艺术。


74l

后来发生了什么?


75l法学系天才不秃头教授

我就看到了你们说的楼主,不得不说长的挺帅一小伙?被肖教授夹着脖子,就进了里屋,现在,我听不到声音。


76l

有多帅!


77l法学系天才不秃头教授

和你们肖天仙有一拼。


78l

woc我可以了!


79l

得不到的都弯掉对吗?


80l

只有我一个人想看那个晃辟谷的图片吗


81l 法学系天才不秃头教授

我也想看,但是我现在好像在听…活春宫。


82l

什么什么什么👂


83l

这么刺激的吗!


84l 法学系天才不秃头教授

就是……

你们楼主在惨叫。


85l

不会吧?肖天仙竟然体罚学生吗!


86l

应该不会。


87l法学系天才不秃头教授

他出来了,让他和你们说吧。


88l那个大冤种

我废了。

给我根绳子,我要自杀


89l

别这样,你还年轻,有什么想不开的


90l 那个大怨种

我太羞耻了淦


91l

羞耻?


92l

羞耻?


93l 那个大怨种

他他他他他他打我!他打我辟谷!他还说,“不是爱看吗!你要不要在这自己演一个?我给你录下来?”

呜呜呜呜呜没见过这么离谱的要求


94l

救命救命好she情


95l

爱了爱了

肖天仙太攻了


96l

所以楼主你做了吗


97l那个大怨种

能不做吗!!!!!!!!不做他打我辟谷!我都快疼死了!


98l

脱了做的!?


99l 那个大冤种

倒也不必。就是趴他的床上做的…


100l

靠,好烧


101l

教授说你长的可好看了🤔


102l


103l那个大冤种

?什么意思


104l

把照片发上来让我欣赏一下可好🤔


105l 那个大怨种

我觉得这样不好


106l

楼主说可以!!!!!!!


107l那个大冤种

????


108l

淦!怎么会这么攻!


109l

明明是受为什么长了一张攻脸


110l

好她妈帅。


111l那个大怨种

什么受?老子铁1好吧!

Q:100粉啦!小鸽子特来报喜!要不要立一个flag!

……立了就一定会塌的,不能随便立

【灵魂失重·逃离|8:05】最好的结局

上一棒…没有!



下一棒 @轻舟 

灵感来源:“be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我们本身没有结局的”

具体出处我不知道,qq空间看到的。



一个有关于阴谋家死于忠诚的故事。



两个人八百个心眼子。


“我还没看到我的国家歌舞升平,如今就要葬在这百业凋敝的地方了”

—————————————————

“恭迎王大将军凯旋!”



一路上百姓的欢呼声震天动地,王一博骑在马上,目不斜视,左肩上还绑着绷带,绷带隐隐的透着红。



“将军,咱们去哪”


“回府。”


“这恐怕是不合规矩。”


“我说回府!”


“遵命。”


“皇上,这王将军一行,朝着反方向去了。”


肖战眼里闪过几分落寞,冲着李常念摆了摆手。


“罢了,他不愿见我,就这样吧,不过你要派人通知到,七日后的庆功宴,他若是还敢这样目无尊卑。我定会治他的罪。”


“我这就禀人去王府通知。”


已是四更,肖战穿了一身中衣行走在黑暗之中,是将军府。


肖战看着并不高的围墙,垫了一下脚,从围墙上翻了进来,却因为刚下过雨,脚一滑,肖战从围墙上摔了下来。


意外的疼痛没有来临,反而在春天还有些冷的季节肖战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


“想必皇帝陛下的心腹都不知道皇上有半夜趴人墙头的习惯吧?”


肖战非但没有回应他,反而还在王一博的怀里蹭了蹭。


“怎么不来见我”


“皇上不知道为什么?”


“我错了嘛”


事情要追溯回王一博出征前。


肖战这个皇帝有名无实,体弱多病这是人尽皆知的。若说体弱多病是自己父亲存心害人,那这有名无实可要问问王一博了。


世人皆知肖战身边有个将军,日日在朝堂上步步为营,滴水不漏,将肖战所有的话圆的十分妥当,久而久之,肖战成为了王一博手下的傀儡,一切事物全都由王一博代理。

身边人都能看出王一博在架空肖战,只有肖战深陷其中。


而就在出征前,肖战和王一博大吵了一架,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肖战终于意识到自己手中并无实权准备重新夺权时,才知道是因为肖战想要冒着雨天送王一博出城,被王一博拦住,两人因此发生了矛盾。


众大臣皆是扶额叹息…


“以后不许这样了听到没有?你还敢和我叫板了?”


“我知道了”


“刚才哪里磕到了?”


“没有,没有”


王一博将肖战放到自己床上,肖战

半跪在床上,将自己的中衣脱了一半


“做吗,就当给王大将军庆功了,你一概不喜那些宴会,可我若是不办又不合规矩,就拿今天给你做个补偿好不好?”


王一博看着面前的肖战,眼眸沉了沉,倾身而上……(这里本来有段车,但是lof不过审。)


又是一夜不眠夜。


肖战出了这将军府已经是日出东方。只不过这次是从正门出去的。

肖战先一步回宫,宫门外李常念扔在默默等候,见肖战回来也并未说什么,只是跑去搀扶着进了养心殿。穿好龙袍,隐隐作痛的腰和下身的疼痛无一不在暗示着昨晚的疯狂。


肖战刚到乾清宫,一眼就看到了那身穿官服的俊朗男子,而那男子也恰好回头张望,二人就这般对上了眼。


肖战挪开视线,脸上面无表情,可内心却是止不住得雀跃。


大臣纷纷开始向肖战汇报国家的情况和出现的问题。王一博正打算一一回应时却被出乎意料的声音打断了。


“王将军,这件事,朕自己处理即可,有劳了。”


王一博长了张嘴,显然是被这句话震住了,自己不在这几月,肖战怕是转了性,却也是什么都没说,默默的退到了一旁,众大臣见王将军失了皇上的信任,纷纷按耐不住了,刚一下朝,就有人开始卖乖了。

  

肖战不耐烦的摆了下衣袖。“张爱卿不必再说了,还是说现在我办事也要经过你同意了?”

  

这几个老东西,仗着自己是父亲留下来的人,便什么都想做点主,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肖战甩开那人,快走了几步回到了养心殿。


“皇上今日给了王将军难看,怕是他又要几日不理您了,何不同他说出真相?”


肖战刚坐下,便听到李常念那尖声尖气的声音。


“这今日是怎么了,连李公公也要多两句嘴?”


“奴才不敢,只是,为陛下着想。”

李常念看着这个自己从小看到大的孩子如此作践自己,实在是不忍心。


肖战陷入了沉思。


“今日那薛盛说的事情极其危险,若是一博参与进去,怕是很难全身而退,那时候,就算是朕!也抵不住百姓的压力去保他,还不如朕亲自来,就算没行事周全,啧顶多落下一个昏君的罪名。这些年,朕听的这些还少?”


“我们心里清楚,您不是哪些人口中说的那样,您问心无愧就好。”


“问心无愧,谈何容易。”


“老奴还想提醒皇上一句”


“说”


“王将军在先皇在世时一向以多谋而出名,皇帝,万万小心。莫要,受奸人所惑。”


“李公公你知道你这句话朕完全可以治你的罪!不要以为你跟了朕多年!朕就不敢!”


李常念立刻跪在地上


“老奴不敢!老奴都是为了…皇上着想啊!”


“下不为例!出去!”


堂内突然安静下来,肖战似乎是脱力一般瘫坐在椅子上,近来身体越发不佳,这路,怕是要抓些紧的铺了。


王一博,所有人都知道你步步为营,从前的你要纠正,现在的你要算计,未来的你要规划,可是你的这一切里究竟有没有把我算进去?算进你的生活里?


将军府


“肖战他什么意思!他不知道这件事很危险吗!我帮了他他不知道吗!”


“将军息怒,皇上也是为您好”


“为我好个屁!他也不知道听了什么污言秽语!硬生生的觉得是我在害他!”


王一博气的在房中来回踱步。


“我要是害他我会用这种办法?我是那么蠢的人?”


王一博无奈,只能坐在屋内,开始想应对的办法。这段时间战事紧张,突然间的放松让王一博没多久便觉得上下眼皮打架,干脆连鞋也懒得脱,躺在塌上便睡了过去。


再一睁眼,已是日落时分。


起身时,王一博突然牵动了左肩的伤口,上午明明刚换的绷带,瞬间就被血殷了个透。


“将军!”


王一博捂住左肩,看着已经快要冲过来的侍卫,摆了摆手让他们退下,自己却不打算换了这绷带。


“离本将军的庆功宴还有几个时辰?”


“回禀将军,还有不到一个时辰。”


“去乾清宫”


“您这伤口……”


“不必管他!”


“遵命”


许是小皇帝的私心,将军府设的离皇宫特别近,不到一盏茶的时间便可以抵达。


血流的愈发凶猛,王一博只觉得头一阵一阵发懵,不过以自己这健壮的体格,撑到宴会中场是没问题的。


王一博到了殿前,照例上交佩剑。


“王将军到!”


王一博一步一步的迈上乾清宫的几十级台阶,步入正堂。


已经来了不少人,王一博巡视了一周,并没发现那抹日夜交和的熟悉身影,心里叹了口气,也是,皇帝都是最后才到,一般皇帝到了,宴会也就正式开始了。


跪坐在离龙椅最近的位置,王一博到了杯酒喝下肚,发懵的头才得到了好转。


“陛下驾到!”


肖战早在之前便到了,只是一直躲在那屏风后面,他注意到了王一博肩膀上血红的一片,当时就想冲出去质问怎么回事,却愣是被李常念拉了回来,一直注意着,终于人都到了,肖战才能出来,不然,自己这一颗心怕是要急个半死。


肖战这样想着。


“朕今日设此盛宴!一,是为了庆祝王将军凯旋归来!这也是最重要的一点,第二,也是犒劳众爱卿这段时间的付出,你们的辛苦,朕,都看在眼里。朕绝不会辜负你们的一片心意!这第三呢…”


肖战却顿住了,反而先举起一杯酒,象征性的抬了抬手


“这样,朕先与众爱卿举杯同饮一杯如何!”


众人纷纷双手举杯。


肖战喝完了一杯酒,抿了抿唇,继续开口说道。


“这第三呢,便是这驻守边疆之事,进来,众爱卿皆为这驻守边疆的人选而苦恼,朕也听你们吵了三个白天,可朕心里早已有人选,从前不说,一是他还未归来,二是他伤还没好。可如今看来,是好的差不多了!那么,王将军,就劳烦你,辛苦一趟了!”


听到这话,不光是王一博,全堂的大臣都愣住了,他们从未想过让王一博去驻守边疆,一是因为功勋在身,二是因为小皇帝与王将军这关系,给他们十个胆子,怕也是不敢提出来的。


其中一位率先反应过来了,走到中道便是一跪


“皇上!万万不可啊!王将军刚刚立了大功便要搭配去西域!这怕是会使民心不满啊皇上!”


这时大臣们才反应过来,纷纷跪下

“皇上三思啊!”


“够了!朕看你们现在一个一个胆子是越来越大了!不要忘了是谁管理这天下!”


“皇上息怒!”


“罢了”


一直在旁边观战的王一博终于开口。


“既然…是皇上的旨意,那末将,遵命便是。”


王一博饮下杯中的酒,开口道。


“王将军明白人,希望你不会,让朕失望。”


“臣定不负陛下所望,臣今日身子不适,就先告退了。”


肖战摆手示意他退下。


王一博刚起身走了两步,腿下便不听使唤,向下跪去,迷茫间,他看到了那抹熟悉的身影向着他这个方向奔来,还听到了那声音,那声音在喊他的名字,是他在战场上日思夜想的声音。


“朕问你他怎么样了!”


“回陛下,王将军这伤好了又坏坏了又好,今日又失血过多,怕是,今后再难痊愈,就算是好了,也会落下病根。”


“苏瑾呢!把他给朕叫过来!要快!”


“皇上,这不合规矩!”


“朕就是规矩!”


宫中太医无数,总有一个是专门给皇帝医病的,自古以来,还并没有给下臣医病的先例。


苏瑾不一会功夫就将王一博的伤口重新包扎好,并叮嘱一定要好生养着,千万这段时间不造沾水,不要舞刀弄剑。


肖战让所有人都退下了,自己不合礼数的蹲在床边,头枕在王一博平坦的小腹上,肖战用手一摸,便知道离上次深夜翻墙时见他又瘦了不少,明明是叫他这些日子在府内养好身子,怎么反倒比战场上时又瘦了不少。


肖战嘟嘟囔囔的声音吵醒了王一博,刚一低头就看到了一个毛球,毛球突然间抬起了头。


“你醒了!哪里难受?伤口疼不疼?怎么又不好好照顾自己!你这伤是什么时候来的!太医说你都有了炎症!定是拖了很长时间了!”


王一博看着面前喋喋不休的男孩,仿佛和他从前的记忆重合了起来,那个在他身边叫他哥哥的小毛孩子

“你问这么多问题,我先回答哪一个?”


肖战似乎是回过神来,他差点忘了,王一博在怪他,差点忘了,两个人还有误会,差点忘了,自己已经命不久矣。


“你醒了,便回府休息些时日,这段时间允你不来上朝,三天后,准备启程。”


王一博刚编织起的美梦砰的一下破了,他也回过神,自己早已经被他恨着,早已经被他认为是一个老谋深算的人,而两个人早已经站在了对立面上。


“臣领命。”


自那以后,肖战再未见过王一博,而王一博一次也没找过肖战。外界纷纷在传,王一博曾经是皇帝陛下的男宠,这一战伤了根,留了隐疾,便不受皇帝待见了。


传的有模有样,最终还是传到了两个当事人的耳朵里。


肖战勃然大怒,直接杖毙了那最先传出这话的长舌妇。而王一博那边却没什么举动。


启程前一天晚上,肖战正准备入睡,听到了外面稀疏的声音。


“你若是要进来,何必翻窗户?我将门口的侍卫都遣散了。”


王一博什么话都没说,将肖战压在了身下。


“你要是做,便快些,我明日还要上朝,另外,为你送行。”


肖战的中衣已经不知道被扔在了什么地方。


“臣多谢皇上好意,可是皇上若是心狠,便一直狠下去,明日也不用送我,臣看着,晦气。”


肖战怔住了,这是王一博第一次对自己表现出这么明显的恨意。


“不,不是”


肖战赶紧将这几个字埋在shen吟中,差一点,就差一点,自己就要将真相全部托盘而出。


“我不行?”


“皇上要不要和他们说一说”


“我是不是不行?”


“要不然我以后娶妻”


“怕是要被败坏了名声!”


王一博一个shen顶,肖战闷哼出声。


“一博…”


“怎么了”


“无事,你早些离开吧。”


王一博不怒反笑,伸手想摔东西却发现周围什么都没有,用手狠狠地在空气中比划了一下,愤然离去。

刚走到门外,王一博却听到了肖战的呜咽


“我们本身就没有结局的,你是将军我是皇帝,我们不能在一起的,对不对?”


王一博心里一阵阵的揪着疼,没有转身,只是顿了一下脚步,便离开了。


我竟然还指望他能说出挽留的话。

第二日一早,王一博早早启程,城外已是夏日,太阳升起的早,王一博看着冉冉升起的太阳,下意识的回头望了一眼。


很好,很好,自己说不让他来他还真就不来了!从前也没见他这么听话过!


“皇上,该回去了”


“嘘,李公公别说话,你看,他是不是很英俊?”


“王将军自然是生的一副好模子。”


“朕看上的人,又怎么会差,只是,他不能只做朕的人,他属于天下苍生。”


肖战捂着嘴咳了两声,这身子还真是一天,不如一天了。


“朕再看他一眼,让朕再好好看看他,记住他的轮廓,朕走时,也能走的好受些。”


“皇上莫要这般说,苏瑾在抓紧调制药物了。”


“走吧,一路走一路说”


“朕这身子自己清楚,从小便是泡在药罐子里长大的,从毒药到现在的解药,什么都试过了,哪两种药相适应哪两种药相冲,朕都试过了,你觉得,朕还能活多久?若不是苏瑾说就这三,四个月的光景了,朕还真舍不得王将军离开,朕还想,多看他两眼,再和他吃顿饭,喝顿酒,朕已经有快十年,没看他在朕面前舞过剑了。”


李常念实在是心疼这个从小便独立的孩子,却也不知道能说什么。


肖战轻轻的叹息。


“朕想他了,想从前的那个他了,你知道吗李常念,他在小时候买糖葫芦,朕的母后去世,没有人待见朕时是他拉着朕一步一步站稳脚跟,所以当你们说他多谋,阴狠时,朕是一个字都不信的。哪怕到了现在,你看,他还是会因为朕不顾身体去找他而为朕担忧,因为朕骗了他生气,这样一个对朕好的人,你这让朕如何去信?他是你们口中那样的人?”


肖战又开始絮絮叨叨。


“他走这段时间,足够朕为他把这江山的路铺好了,朕并无子嗣,并无兄弟姐妹,而属王将军立下的功劳最多,又都知晓是朕的心腹,朕让位给他,绝不会出现什么弊端。”


肖战说完这话后好像又陷入了回忆,之后一路上便无言了。


抵达西域,已经是一月之后,王一博拐进肖战为他安顿好的府邸,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班萧条,反而别有洞天,没有了京城那般热闹的景象,如今来到这鳞次栉比的地方,看着却是十分赏眼。


王一博在西域潇洒了一段时间,却被一位不速之客打乱了这清净安宁的日子。


王一博本在小憩,却突然听到外面细微的响动,下意识便握住了身边的佩剑。


“将军莫慌,在下只是想同将军说两句话。”


那人从正门走了进来。王一博认识此人,肖战身边贴身护卫。武功极高,只是不愿意勾心斗角,便仅仅做了一个侍卫。


自己若是同他打,能打个五五开,而他从正门进来定是自己身边人都被他打晕了,自己这样做,怕是会得不偿失。


放下手中的佩剑,王一博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肖战曾经说王一博最可怕的时候就是没有表情的时候,很多人都深谙这个道理。


“京城突变,护国将军李承安要反,如今皇宫上下动荡不安,皇帝已无暇顾忌自己身体,李承安趁机笼络人心,这京城,怕是要变了天。”

王一博听到这只觉得惊讶,自己才走了不到三个月,京城便出了这么多事,感觉像是有人…故意把自己引走一样。


“所以呢?你说的这些和我有关系?我现在不是将军,我只是一个被发配到西域的一个傀儡。”


“将军,世人都说你聪明过人,怎么每次您连从小到大陪在您身边的皇上都算不透呢?还是说,你根本没将他放在眼里?只觉得他还是那个没长大的小孩子?”


王一博愣住了,他从未真正信任过肖战,从前也不是没想过夺权,可是一看到他那天真无害的脸便狠不下心,到后来,反而变成了帮他稳定江山的人,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王一博对自己的定位很清楚,完完全全的利己主义者,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不顾一切,怎么被一个没什么心计的小孩拿捏的死死的?


可是王一博忘了一件事,先皇在世时留下了五个儿子,肖战是最小的那个,怎么轮都轮不着他,可是短短三年,肖战的四个哥哥全都意外离世了。


王一博从没想过和肖战有关,可是如今看来,怕是没那么简单。


想通了这一切王一博只觉得浑身发抖后背发凉,明明那么单纯的一个小孩怎么会做出这么多事情。


等等,不对,王一博思忖着。肖战曾不止一次的说过对皇位没有兴趣,还为此没少哭鼻子,这难道…也是假的?


不对,不对全都不对。


“坏了!”王一博突然起身,“肖战如今在哪!”


“回将军,陛下还在宫内,您现在赶过去,定是来不及了。”


“叫人备马,连夜启程!”


王一博突然明白了,肖战走的好险的一步棋,而肖战这些年所做的一切全都是在为自己铺路。


王一博只觉得一阵后悔,想起来从前对肖战这般,便心里觉得难受。等这次风波平定了,我定是要好好补偿这个小孩子的。


“皇上,您要注意龙体啊”


“朕无碍,近来西域那边情况如何?”


“回皇上,报信的已经有十五天没有来消息了。”


肖战有些诧异的歪了歪头


“罢了,这段时间先委屈一博吧,等李承安死了,一切便都了结了,那时,他便能名正言顺的回来,李公公,你到时定要好好服侍他,听到了吗?”


“奴才定会对待王将军像对待您一样。”


“这样最好,有你照看着他,朕也能走的安心些。”


“皇上定能长命百岁”


肖战笑了笑,继续投身在忙碌的事务中。


又是十五天,肖战仍没收到王一博的消息,已然有些坐不住了。自己这里实在是走不开,到收网的时候,稍微一不谨慎便会前功尽弃,而肖战的身体也是一天不如一天。

第二天,有人来报李承安带人杀进了大殿内。


“终于忍不住了吗?”


肖战对此战并无把握,自己身边的侍卫在一月前失踪,而王一博也被自己遣走。


身边再无自己可信之人,肖战只能赌一把。


“李将军今日可真是威风,就是不知道领这么多人进来,眼里还有没有尊卑!”


“皇上,臣这不是为您好吗?臣为皇上消除异己!清君侧啊”


“朕不需要!”


李承安身后无数精兵,而肖战却只是孤身一人。


“皇上,您早点束手就擒,也能给彼此留着面子,我这也看在辅佐了您这么长时间,定会留您一条命,您觉着如何?”


肖战冷笑

“朕若是不呢?”


“那就别怪下臣不顾多年情面了。”说时迟那时快,李承安将刀直接架在了肖战的脖子上,肖战挣扎了一下,发现并没有那么难挣脱,突然笑了。


起作用了。


“李将军,朕想求个死的圆满,不如答应朕一个要求。”


“皇上但说无妨,皇上只要好好配合,臣定能会帮助皇上”


“大殿内只留你我二人,朕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李承安沉思了一下,挥手让身边人出去。


李承安的手突然感到了一阵无力,他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


“肖战!你给我用了什么!”


“也没什么…用了点阴招罢了。”


李承安笑了,好,很好!


“那就委屈皇上和下臣死在一起了!这是下臣的荣幸啊。”


“朕还要留着这条命去找朕的王大将军呢。”


李承安已经拿不住剑了,肖战衣袖里划出早已经准备好的匕首,在李承安剑落的一刻狠狠地抬手扎进了李承安的脖子上。


肖战看着躺在地下睁着眼睛狰狞的人,慢慢蹲下俯在他耳边,轻轻说

“李将军,世人都说朕是那种连踩死只蚂蚁都会愧疚半天的人,久而久之怕是连你也信了,可你知道朕的兄弟姐妹都是怎么死的吗?你也别忘了,这江山,是朕打下来的!”

最后一句下意识的提高嗓音,还透露着君王的威严,眼神中是从未对外人表露过的杀意。


我生来便是为了赎罪的。


王一博赶到大殿时只看到一群人在门外守候。


王一博三步并作两步冲进大殿,看到了肖战寂寥的背影,提着一把剑。


“阿战”


肖战听到这句称呼抖了一下


“我给阿战买糖葫芦吃好不好?”


转过身,脸上是杀李承安时溅上的血


“王将军来了?”


“你知道我会来”


“我身边的人一个月没有给我传来你的消息,我的贴身侍卫一月前失踪。你不觉得,这一切太巧了吗?”


“肖战,我今日来是为了夺回属于我的东西。”


肖战笑了笑,用手抹了一下脸上发黏的血迹。


“看来我的侍卫报上来的消息有误啊,我的侍卫怎么说你来是因为怕我受伤而着急的呢?”肖战突然咳了起来,呼吸声越来越重。


王一博下意识就想上前两步,却被肖战一剑封喉,剑离王一博只有三厘米,王一博看着面前这个熟悉的面孔越来越陌生。


“肖战,这位置本就是属于王家的”

“但现在坐在这个位置上的人是我!”

肖战突然玩味的笑了笑


“这样吧,你娶了我,我变成王家人,这样这位置也是你们王家的,如何?”


王一博愣了一下,却不语。


“不想娶?那就别废话”


“王一博,讲个故事吧,我出生在肖家,我的爷爷曾经是一品官员当朝宰相,同当时的皇帝情同手足,当朝皇帝其身下子嗣皆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便将皇位传给了肖声,也就是我的父亲。

可是他不知道的事,是我爷爷将先皇杀害。

肖声本以为可以高枕无忧,可当时的皇帝就已经打好了算盘,他叫我爷爷发誓,儿子做了皇帝之后不能动王家一丝一毫。而王家也会世世代代辅佐肖家立足。

骗局!全都是骗局!王一博!你的爷爷当时给我父亲下了一种毒药!我父亲深知自己时日无多,本想将皇位传给其第一个儿子,而自己的小儿子是最没用的一个,父亲身上遗留下来的毒全部都给了小儿子。

可是小儿子天生对皇位并无兴趣,本想着潇洒的过自己短命的一生,却爱上了年轻的护国将军。小儿子知道了这一切,心里虽然痛苦却还是选择了允许护国将军接近自己,哪怕是利用。”


王一博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泪流满面,不谙世事的小孩子却是知晓真相的人,这些年怕是装也装的极累。


“王一博,你可知道,我从不在意这皇位,我巴不得有一天你和我说,你要带我走。”


肖战笑了,拿着剑的手也放了下来。


“这天下苍生本就属于你,今日,我也算是还给你了。”


手起刀落,不过是眨眼间的功夫,肖战自刎,一代君王从此陨落。

“阿战!!!!”


王一博接住肖战,肖战看着眼前的人,一如他当初看见的那个人一样,就是胖了。肖战笑了,替王一博抹去脸上的泪水。


“王一博,我们本身就没有结局的,对吗?”


王一博已经说不出话。


“你应该…属于这天下苍生…我本想自私的让你只属于我的”


肖战闭上了眼睛,失去意识的最后一秒,他突然想通了,自己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我生下来,本就是为了赎罪的。”


王一博将肖战的脸抱在自己怀里“我一直都属于你。”


王一博将肖战带离了京城,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了和肖战有这血缘的人,是肖家原来的仆人,是肖战的生父。


直到这时,王一博才真正理解了肖战的那句话


“我这一生,就是为了赎罪的。”





故事是假的我是假的肖战王一博是真的